历经上帝的两次破碎 改变灰暗宿命

自喻破碎家庭中的“扫把星”

我曾经认为,自己就是“扫把星”。我非常讨厌我自己。

陈佩淇在破碎家庭中出生,双亲婚姻的失败,差点让还没来得及出生的她结束生命。后来她遇到养母收养,当时年幼的她以为幸福的生活就此来开序幕,没想到养母的忙碌不仅没有让她感到被爱,最后还被寄养在一户印度奶妈的家,而她深信这一切都是无法改变的宿命。

每一次辗转都深刻她的心房,渐而种下一颗嫌弃自己的种子。有一次,养母遗失了钱,便质问佩淇是不是她拿了,无心的问话,让她心中自我保护的墙越筑越高。往后无论发生什么事,她都先把矛头指向自己,抠喉、怒打墙壁发泄,一再循环地活在没有自信没有目标的深渊。

第一次到教会是因为“重义气”

这样的生活一直到了18岁,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接受朋友的邀请,出于义气相挺参加了福音营会。

在营会一开始的赞美环节,她的眼泪就情不自禁不停流下来。她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笑说,“我还以为是教会的人太热情!感动我! ” 殊不知,上帝已经触摸她的心。一直以来她认为自己不被爱不被看重,但今天她才知道有一位上帝无条件地爱着她,也让她明白她的价值在于上帝对她的爱与心意。

上帝的两次破碎

信主之后,佩淇的属灵生命尽管因着逐渐了解神而慢慢成长,但旧有的自我依然约束着她。

“我有很多自己的想法,脾气很差、很刚硬。神没有办法在我身上工作。我带小组祷告会,也可以因为一个觉得自己就是做不好的念头,带领到一半就不要带了。”

对曾经的她而言,放下就是失去。但在上帝的带领下,佩淇曾经两次放下她一直抓紧的事。

在一次的祷告会,上帝要她把一段已经主宰她情绪、局限她成长的友情放下。当时她决定把权柄交到上帝的手中,只说了一句简单的“上帝你拿走吧,我不要了。” 说完,她感受一道强光照了进来,整个人都软下来。虽然没立即翻转,但她的脾气逐渐改善,最后连身边的朋友、家人都察觉她变温柔了。

上帝建造的工作不会停止,简陋家世也是佩淇一直尝试隐瞒的事。当妈妈载她到教会时,她宁可从教会外的天桥步行进入,只为不让弟兄姐妹知道她真正的家境。

就在佩淇的生日当天,小组组员到她家给她生日惊喜。对她而言,那天只有“惊”,没有“喜”。

“ 他们走后,我一直哭。当时上帝问我‘你为什么那么在意别人知道你的背景,你不喜欢自己就是不喜欢我,就是不相信神。’ 那刻我哭得很厉害,我知道我最不能让别人懂的东西,捆绑我内心的东西,已经被主释放了。”

透过服事与牧养,她的脾气逐渐改善。最后连身边的朋友,家人都察觉她变温柔了。她笑说:“妈妈的生日,我会跟她说‘妈,我爱你’要是以前的我一定起鸡皮疙瘩。”

青少年的属灵妈妈

从破碎到重建,信主10年期间,上帝不但改变了她,也使她看见生命中的呼召。上帝差遣她经营文良港青少年教会期间,带领近400位的青年,引领他们经历上帝的爱,并帮助他们在上帝里面找到生命的价值与意义。

看见许多没有方向、家庭破碎、自卑受伤的年轻人时,她非常痛心。 世界的诱惑及家庭的破碎,让不少年轻人迷失了方向,甚至对生活失去希望,她在众多迷失的青少年身上仿佛看见过去的自己,更坚定她要帮助年轻人的心。她看见上帝在他们生命中的心意, 她深信上帝如何改变她,也一样能改变这些年轻人。

尽管身为传道,佩淇也坦白自己跟神的关系依旧会面对考验。很多时候她会想,跟随神的目的究竟是什么?但上帝给了她一个完美的答案,即诗篇第23章, “耶和华是我的牧人,我必不缺乏。”

“有时候,上帝对每个人有不同的方式。我的生命从没有因为上帝而有瞬间的翻转。所有改变都是透过从神来的信心与爱,这样的生命改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这都需要时间。但也只有你自己愿意,上帝才能在你身上动工。”

坚信上帝的大能使她从不疑惑,她深知只有上帝的爱才能让她从一个自卑的影子中走出来,甚至成为传道,以生命影响生命,建造更刚强的下一代。

文字/诗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