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聪明的人更有可能做出不明智的决定?

人们很难做出好的选择,这个过程中很容易犯错。当选项过多或过好时,人们尤其做不好抉择。那么,该如何做出更好的选择呢?我们需要去保持对欲望的节制,去学会接受遗憾。

“Between grief and nothing I will take grief.”

TheWild Palms, William Faulkner

——《野棕榈》福克纳

你也许也听过这样一个关于选择的故事:一只驴子站在两堆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干草中间。它明明完全可以在两堆干草中自由任意地选择,但最后,它却因为无法决定到底应该吃哪一堆而活活饿死了。

这就是著名的“布里丹之驴”(Buridan’s Ass)的故事。这个故事的创作者Jean Buridan,是十四世纪唯名论哲学家。他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观点——有时,自由意志反而会导致无法作为inaction),它是一种因为不确定性有太多选项反而造成的 选择/决策能力的丧失

这头驴的情况,生活中其实很常见。我该考研还是继续工作?我要分手还是继续磨合?很多人都像这头驴一样,在需要做选择的时候,僵硬在原地,很长时间都停留不动。人们害怕选择。

  1. 人们容易陷入误以为想要的困局

你是否曾有过这样的经历:

起初,你认为自己非常渴望得到一个物件,你竭尽全力去获得它。可是当你得到之后,你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,甚至完全不想要它。这就是一个典型的误以为想要mis-wanting的例子。

心理学家Gilbert与Wilson指出,人们之所以会在做选择的时候陷入“误以为想要”的困局,是因为一种心理上情感预期affective forecasting)的偏差——我们常常会放大未来的感受,或误以为某种情感会持续长久,无论这种感受是好是坏(as cited in, Pelham, 2004)。

也就是说,人们渴望得到一件东西时,往往以为一旦得到它,自己便会获得长久的快乐或幸福。但等真正实现那天,才发现快乐的程度和持续时间都远不如预期。

在作选择时,如若总是抱着“只有/只要得到它我就会无比幸福”的想法,人们就会很容易在选择后感到不满意、甚至后悔。因为事实不如预期,现实让自己失望。

  1. 聪明反被聪明误

Keith Stanovich(2015)发现,在做选择这件事情上,智商并帮不上忙。更高的智商并不能带来更明智的决定;相反,智商高的人还很有可能做出更愚蠢的决定。

Stanovich(2015)解释道,这是因为智商高的人更可能受到我侧偏见myside bias的影响。也就是说,那些智商高的人,往往更为自我中心,也对自己的判断更加自信。

这便是俗语所说的“聪明反被聪明误”。换句话说,当你在做选择的时候,如果总觉得自己是很聪明的,就很有可能忽略一些与自己观点相悖的细节,以至于做出一些愚蠢的选择。

  1. 当选项过多或过好时

选项过多或者过好都会让人们感到苦恼。我们也能在日常生活中看到很多例证,从人生的一大难题“午饭吃什么”,到对专业、工作甚至是伴侣的选择等等。这又是为什么呢?

* 选择越多越痛苦

心理学家Barry Schwartz在《选择悖论》(The Paradox of Choice)一书中提到,尽管,古典经济学认为人们在做选择的时候应该遵循“寻找最优解”的原则,然而,在现实中,对效用最大化的追求却可能让结果适得其反。

在消费世界里,选择是无穷无尽的,而人类的理智却是有限的。当我们试图追求效用最大化的时候,当今社会越来越多的生活方式与商品选择,就可能逐渐把我们的理智“消耗殆尽”。

Schwartz(2004)认为,这是因为过多的选择会给人们造成巨大的认知负担,这就需要耗费人们更多的精力和脑力去计较和权衡,不必多久,人们就会感受到过高的认知负担所带来的疲劳感(这又被称为“决策疲劳”

比起给人们品尝24种果酱样品,仅给6种样品的时候,人们更有可能从中挑选一种去购买。他认为,这是由于过多的选项,会让人们陷入到不断的权衡和评估之中,使人更倾向于抵制一切风险与投资,从而宁愿不做抉择

这种动力的降低,还和人们不理性地计算了机会成本有关。当我们做出一个选择时,我们确实必然要付出一定的机会成本(即你曾经有机会获得、而事实上没有得到的东西)。

但实际上,即便不选择这一个,我们能够占有的选项始终只有一个。因此,我们计算机会成本时,应当只把除了这个之外最有吸引力的一个选项计为机会成本。

但非理性的人们,往往会把所有看似存在的备选项全都计为机会成本,因此当他们看到许多可能的选项时,他们不但不会觉得开心,反而会为自己将要失去如此之多感到难过。

人们总以为,当被给予了非常多选择空间的时候,自己会是自由的。但事实上,这种看似自由的局面中,很可能包含的是一种消极的无穷无尽感。

* 选择越好越痛苦

精神病学家Zbigniew Lipowski从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观察中发现,那些生活在越发达地区的人,焦虑程度越高——从战乱时期的波兰迁移到美国,社会环境的经济发达程度变高了,他却发现人们的焦虑程度却不降反升(as cited in, Konnikova, 2014)。

而普林斯顿大学的心理学家Shenhav与哈佛大学的认知神经科学家Buckner的实验也证明了,在“好的”或者说“对人们有更大吸引力”的选项之间抉择,会让人们感到痛苦(as cited in, Konnikova, 2014)。

他们让一群人在一堆物品中做出选择,这些物品包括T恤、瓶装水、相机、iPad等等。结果并不让人意外:

当人们被要求从一个低价物品和一个高价物品中做出选择时,他们并不感到焦虑,能够明确做出选择,并且感到世界很美好;

当人们被要求从两个低价物品中做选择时,他们虽然并没有很开心,但也并不焦虑;

但当人们被要求从两个高价物品中做出选择时,他们表现出比其他组更高的焦虑水平。

人们总以为自己人生中的许多苦痛与无奈来自于没有选择,但事实上很多时候,我们都是因为选择太多,才迷失在寻找最优解的路途上。抑或,是因为选择太好而困在不舍得不甘心都想要的欲望里

那么,该如何做出更好的选择呢?

请点击:有选择恐惧症的你应该知道的事

文章来源:百度百科@KY